春秋戰國時期的40個典故(八)
2020-09-09 09:26:55   來源:語文學習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  

  36高山流水
  出自《列子湯問》。“伯牙鼓琴,志在高山,鐘子期曰:'善哉,巍巍乎若泰山!'志在流水,鐘子期曰:'善哉,洋洋乎若流水。'”伯牙精通音律,琴藝高超,一天夜里,伯牙乘船游覽。彈起一首《高山流水》,琴聲悠揚,漸入佳境。岸上子期叫絕不已,伯牙興奮極了,此后二人成為至交知己。
  
  37高枕無憂
  出自《戰國策·齊策》。馮諼曰:“狡兔有三窟,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臥也,請為君復鑿二窟。”
  馮諼是投奔田文的一個門客,在沒有任何功勞的情況下,再三向田文提出豐厚的待遇,田文都滿足了他。他后來擔任了替田文向農民收租的任務,但是他卻將所有的契約,免去了農民的負擔,為田文在國民中贏得了好的名聲,而在田文受到齊王懷疑的時候,田文封地的民眾爭相迎接。
  而馮諼在這個時候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狡兔有三窟,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臥也,請為君復鑿二窟。”他通過讓梁國重金聘用田文,從而使齊王害怕田文為梁國服務而使其國家強大,就命請田文為齊國相。于是田文在其后的十年間都在齊國為相。
  
  38利令智昏
  出自《史記 平原君虞卿列傳》。司馬遷在文末的評述中說:“鄙諺曰:‘利令智昏。’長平一戰之前,秦攻打韓,韓國的一部分土地與韓國本土失去了聯系,這一塊地就是上黨地區,韓國便把它割讓給秦國,以求茍且。但是上黨的軍民痛恨秦國,他們在馮亭的帶領下要求向趙投降。
  在趙國內部,關于是否接受馮亭的投降起了爭議,一部分人認為,接受投降,必然引起秦國的惱怒,到時候,秦必定大舉來攻打,這是趙國不愿意看到的。
  以平原君趙勝為首的一部分人則主張,上黨地區是咽喉要地,且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得到,何樂而不為。趙國最終接受了上黨的投降,并由此引發了戰國史上有名的“長平之戰”。
  
  39兵不厭詐
  出自《韓非子 難一》:“臣聞之,繁禮君子,不厭忠信;戰陣之間,不厭詐偽。”春秋時期,齊國自齊桓公稱霸之后,因為后繼不力,退出了霸主地位。在整個中華大地,一個新的霸主呼之欲出。而楚、秦、晉都是有力的爭奪者。
  這個時候,楚國與晉國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。楚欲稱霸必須向北進,而晉又如何肯向楚國低頭。公元前633年。楚攻宋,宋雖然不失為一個二等強國,但也絕非是氣勢正盛的楚國的對手,宋向晉求救。
  這個時候,晉國出了個公子重耳,他在王位的爭奪中敗下了陣來,無奈之余。晉國并未派出大軍與楚國正面交鋒,而是攻打了楚國的附庸國曹和衛。
  楚國于是派兵前來與晉決戰,戰爭初期,楚占據上風,晉卻使用靈活的外交手段,使得秦齊皆助晉國。此時,楚成王見局勢對己不利,便下令撤退。但是楚軍主將子玉一心與晉決戰,于是帶領部隊前來與晉軍交戰。
  晉文公重耳當初爭奪王位失利,被迫離開晉國落難他國的時候,一些小國卻并不禮遇他,而楚王卻給了盛情款待了他。
  楚王問重耳,如果他日你當上晉國國君,如何報答我?重耳恭敬的回答:如晉楚國之間發生戰爭,我命令軍隊先退避三舍(這個成語出于此時),再與您交戰。
  晉國面對來勢洶洶的楚軍,就主動的退后了三舍的距離,到達城濮。晉軍的主動后退起到了誘敵深入(這個詞的典故應該是出自于毛澤東,而不是戰國時期)的目的,也履行了當初重耳的諾言,可謂一石二鳥,得了便宜還賣了乖。
  最終,晉在城濮大勝了楚軍,戰爭的過程就不必講了,大家都清楚。楚國完敗,子玉繼承了楚軍主將在戰敗后自殺的傳統,但也不能用“慘”字來形容楚國,畢竟楚軍主力還在,并未太多的傷及筋骨。
  這一戰確立了晉的霸主地位,楚國也并未完全退出霸主的爭奪,但秦晉在此一段時間內成為爭霸的主角。
  兵不厭詐”近乎完美的表現在了整個大戰過程中,這也是晉國的優良傳統,也是“詐”的最完美最忠實的執行者,秦楚等國常常是其玩弄的對象,例如趙盾先迎秦軍,以立襄公弟,后反悔,不迎接不說,反而派并攻打護送的秦軍。
  晉之后,秦國人優良的學習傳統得到了發揮,也在“詐”字下了不少功夫,比如和氏壁、騙楚王入秦扣押等等,可謂學有所成;而楚國在“詐”字上自然比不上前兩位了,吃虧當然也就是不計其數了。
  
  40馬首是瞻
  出自《左傳·襄公十四年》。
  荀偃令曰:“雞鳴而駕,塞井夷灶,唯余馬首是瞻!”春秋時期,晉國作為中原大國,處于天下的政治中心和地理中心,其他大國如要稱霸,必須要過晉國這一關,反之,如果晉國要確立其霸主地位,也必須擊敗其他的挑戰者。
  所以,秦、楚都與晉國發生過多次的大規模戰爭,總的來說,各有勝負,任何一方都沒有確立絕對的優勢。
  在周靈王十三年,公元前559年的時候,晉國率領著其魯、齊、宋、衛、曹、莒、邾、滕、薛、杞、小邾及鄭等附庸國向秦國發動進攻,并且一路打到了咸陽的附近。
  秦軍的頑強的拒絕求和,并在涇水上下毒,聯軍傷亡不少。聯軍統帥荀偃于是下令:“雞鳴而駕,塞井夷灶,唯余馬首是瞻!”意思就是說:“雞鳴套車,填塞水井,鏟平土灶,看著我馬頭的方向前進”。
  但是聯軍并不是團結一氣,各國軍隊只是拼湊起來的,并不齊心。欒黡首先就違抗命令,帶領下軍回國了。荀偃沒有辦法,也就只好下令諸侯軍隊全部撤離了秦國。
  
  總的來說,荀偃大有破釜沉舟,團結一致,共同對秦軍發動致命一擊的決心,無奈,諸侯軍隊各懷鬼胎,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辦,失敗是必然的結果了。
  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春秋戰國時期的40個典故(七)
下一篇:最后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