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事會》山那邊兄弟
2018-04-16 09:38:20   來源:語文學習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  

  作者:林火
  我是干警察這一行的,最近因為在一個案子中的出色表現,領導特地批給我五天休假,還給了我一輛越野吉普,說是讓我帶著未婚妻葉子好好玩玩。呵呵,自打干上警察那天起,我還沒有休過這么長的假,得到過這么高的獎賞哩,所以心里特別興奮。
  第二天一早,我和葉子就出發了,目的地——牛頭山!那個地方自然風景優美,游客又少,度假是最合適的了。
  我整整開了一天的車,在山間盤旋,到牛頭山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。按照旅游圖上標明的位置,我們現在應該是停在一個叫“牛蹄村”的地方,這里是進入牛頭山的必經之地,也是牛頭山的門戶。我們開著車繞村轉了一圈,想找條進村的路,在這里住一宿?墒欠浅J,通往村里的路不但坑坑洼洼,而且路面又非常窄,車子根本沒法進去。沒辦法,我只好將車停在村頭。
  雖說我是個警察,可在這里畢竟人生地不熟,我怕人走開了車會有什么意外,于是就對葉子開玩笑說:“今晚這車要比我們人貴重哪,我們就在車上休息吧,有我做你的保鏢,你盡管一覺睡到天亮。”
  葉子也樂了:“好呀,你們領導想得真是周到,不但給假期,還給汽車旅館,我們這回度假,錢倒是能省下不少啦!”
  葉子就是這樣愛說笑,和她在一起真的很開心!
  就在這時候,猛然聽見車窗外由遠而近傳來一陣鬧嚷嚷的說話聲,看架勢好像這些人是沖著我們來的。也許是職業的習慣吧,我本能地將車燈打開,將車窗開了一條縫,探出頭去問:“你們是牛蹄村的吧,找我們有什么事?”
  “查暫住證。”五六個扛著鋤頭鐵锨的山村漢子越走越近,其中一個身材特別高大的粗壯漢子舞著胳膊,粗聲粗氣地朝我嚷著。
  查暫住證?我一愣:從來沒有聽說過小山村里還有查什么暫住證的,這群人也太膽大妄為了吧?他們到底要干什么?得警惕!
  想到這里,我立刻打開車里備用的紅色警燈,把它往車頂上一放,按住葉子說:“你別動,我去對付他們。”隨后,我迅速開門下車,朝他們厲聲吼道:“看到警燈了吧?我是警察。你們想干什么?”
  竟然沒有一個漢子害怕,一個個依然是怒氣沖沖的樣子。
  那高個漢子懷疑地問我:“你是警察?那你拿證件出來。”
  我掏出我的警官證,他一把奪了過去,用手電照著挺認真地看了看,然后又問我:“那你的暫住證呢?拿出來看看!”
  “什么暫住證?我沒有暫住證,我只有身份證。”我心里窩了一肚子火,可我意識到自己是警察,在沒有了解清楚真相之前,我不能輕舉妄動。
  “沒有暫住證?那你就是假警察,真警察決不會知法犯法。”旁邊一個矮漢子說。
  “對!”又有人朝我吼起來,“沒有暫住證一定就是假警察,真警察決不會知法犯法。好好看看他的警官證,說不準他開的這輛車就是偷來的。”
  旁邊的人頓時七嘴八舌起來:“對,他的警服肯定也是偷的。”“小心這小子,搞不好他還有手槍呢,不如先把他們關起來再說。”他們一邊亂哄哄地吵嚷著,一邊舉著鋤頭鐵锨躍躍欲試地要砸過來。
  真是好笑,沒有暫住證就是假警察,這是什么邏輯?再說了,誰聽說警察還帶著暫住證出去辦事兒的?就是這里真成了新設立的軍事禁地或者是國家重點保護地區,需要辦理特別證件,也輪不到他們來查!
  眼見這些漢子嚷嚷著就要沖上來了,我心想:此時此刻,自己千萬不能沖動,再怎么說他們也是山民,我不能把事情激化。于是我緩了緩口氣說:“你們先別動,告訴我,你們要的暫住證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們是些什么人?”
  “我們是牛蹄村的山民。”矮漢子說,然后指指那個粗壯漢子,“他是我們組長。你是不是從城里來?凡是城里來的,在我們牛蹄村過夜,都要查暫住證。沒有的話就得補辦,一個暫住證交費200元。”
  葉子其實早就懷疑他們的真正目的是要詐錢,所以聽到他們終于把這意思明明白白說出來的時候,氣得“啪”推開車門跳下車就朝他們發起火來:“你們是窮瘋了吧?既然你們這么不歡迎我們,我們馬上就走。”說著,拉著我就要上車。
  她的話,就像捅了馬蜂窩,那五六個漢子更加起勁地朝我嚷起來:
  “好家伙,這小子還是個大流氓,竟敢帶著女人到我們地盤上來亂搞。”
  “亂搞?保不準還是個拐賣婦女的。”
  聽著這些污言穢語,葉子的眼淚都氣出來了:“你們不要污蔑人,我們是辦過結婚證的。”
  “哈哈!”幾個漢子興奮得兩眼放光,“既然是夫妻,為什么剛才不把結婚證拿出來給我們看看?拿不出結婚證,往輕里也得治你們個賣淫嫖娼的罪。對了,按你們城里規矩,每人最少罰款五千元。”
  這不分明是在敲惡詐嘛!但是我心里清楚,現在對他們無理可講,唯一的辦法是盡快離開這個地方,然后到當地公安機關反映情況。我瞅準機會冷不丁把葉子往車里一推,自己也隨之鉆進車里,迅速關好車門。隨后,我打開車里的喊話喇叭,朝他們喊道:“我就是警察,關于暫住證的問題,明天我會答復你們的,F在,請你們立即閃開……”
  可是我的喊話根本震不住他們,他們沒有一個人挪動位置,全氣洶洶地朝著車子里的我們喊著:“我們的地盤,你們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沒有這么容易!”
  “那你們想怎么樣?”葉子氣得“呼”地搖下車窗,瞪著眼睛沖著他們反問道,“難不成我們現在就給你們錢補辦暫住證?”
  “你這是什么態度?”下面人鬧哄哄地扯開喉嚨朝葉子吼著,“這么晚了,我們現在不辦公,就是要辦,明天八點上班了再給你們補辦。”也有人說:“行啊,現在辦也可以,得再加上加急費,1000元。”
  天知道,這么小的地方,居然也擺出官僚作風來了!
  更有甚者,還有人硬要來開我們的車門:“下來下來,你們今天一個也別想溜,有本事跟我們到村里理論去!”
  正在這時候,只見又有幾個人急急匆匆朝這里奔來。我吃不準他們接下來究竟要干什么,會不會真的動起手來?心里不免有點緊張。
  葉子推推我:“怎么辦?我剛才已經開過手機了,這里是盲區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別怕!”我想,此刻我一定不能把我的緊張情緒傳染給葉子。
  我再一次拿起喊話喇叭,心里正琢磨著怎么繼續與他們對話,后來的那幾個人已經奔到車子跟前了。為首的一個把那些漢子們呵斥了一頓:“你們這不是胡鬧嘛!有事兒說事兒,怎么能胡來一氣呢?”隨后,他一臉歉意地對我和葉子自我介紹說:“我是村里的支書。實在對不起,我來遲了,要不是您這個喇叭聲音大,我還真不知道他們在這里跟你們瞎鬧哄。你們的車怎么停在這里?如果碰到什么難處,我來給你們解決。”
  我一時倒被弄糊涂了,不知道他們是串通了在唱紅白戲呢,還是他這個支書真來解決問題了。村支書大概猜出我的心思了,解釋說:“同志,不瞞你說,我們村里每年都有人去城里打工,可進城以后,城里人三天兩頭地查他們的暫住證,碰上我們有些兄弟把證搞丟了或是忘帶了什么的,那可就是一連串的麻煩事兒,辦個手續沒有十趟八趟的,還真辦不下來;若再碰上態度差點的,真是夠戧。他們肚子里有氣,又不敢說,回來以后老朝我嚷嚷,說是什么時候也給城里人辦一回暫住證。這不,今兒個逮著機會就沖你們來了……”
  我終于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頓時覺得心里沉甸甸的。村支書說得沒錯,我們城里個別工作人員確實對農民兄弟有些冷漠,一些做法傷害了他們,執法要嚴,執法更要有情。
  

相關熱詞搜索:故事會 兄弟

上一篇:《故事會》少玩這把戲
下一篇:《故事會》山里的吊腳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