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事會》什么也不說
2018-04-10 08:29:13   來源:語文學習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  

  作者:邵振良
  這年夏天,臥龍山毛蒿村外出謀生的三嘎子回來了。別看這三嘎子早先在村里偷蔥摸菜不像個人,這會可得意啦,他不但還清了前幾年拖欠村里的零星債務,還像模像樣地給村里老頭老太每人發了幾十元的“冷飲費。”
  這天天剛擦黑,三嘎子就鉆進了賭友大毛家里,稀里嘩啦地砌開了“長城”。今天他的手氣特好,一路好牌一路贏,惹得他一口氣玩下去,一玩就玩到了深夜。這時,賭友們三三兩兩出屋去小便,三嘎子也跟著出去方便,剛進屋坐定,忽然,屋外有人喝道:“誰?”三嘎子一驚,“噌”的立起身子就要往外走。
  “抓住他!”“抓住他!”外面大毛和幾個人一邊喊叫一邊追了過去。三嘎子側耳聽了聽,沒有其他響動,這才走出門去。
  朦朧的月光下,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理著小平頭的男子被大毛他們緊緊揪著押了過來,那人渾身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尿臭。
  “這小子,伏在屋角已經好久了,尿撒在他頭上也不動,我看著好像是個人,才……”大毛嚷著,把小平頭推推搡搡地往屋里扯。三嘎子看了看屋外再沒有一個人,就徑直走過去,扇了小平頭一巴掌,吼道:“混蛋,你偷東西偷到老子這兒來了!”
  小平頭看了三嘎子一眼,垂下了頭,三嘎子厲聲說:“你是哪里人?”小平頭不吱聲。“說,哪里人?”小平頭還是不吱聲,三嘎子又狠狠地甩了一巴掌,打得小平頭一個趔趄。三嘎子說:“這兒的土賊我都熟悉,不成我走了這一陣又生出新賊了?大毛,你認得他嗎?”大毛扳過小平頭的臉,細細地看了,不認識:“莫非是外來的賊?”
  聽說這人是外來的,三嘎子心里一凜,說:“過來!”就把小平頭拉到燈下,只見他只穿著一條舊長褲,上身是一件看不出顏色的舊襯衫,裸露的身體上布滿了蚊叮蟲咬的紅疙瘩,看得出,此人在這里伏了有一會了。三嘎子心里嘀咕著,把小平頭渾身上下搜了一遍,只搜出半個面包,沒搜到什么別的東西。三嘎子“嘎嘎”地笑著,摸出一支香煙遞過去:“我說老弟,能出來偷東西也是本領,來,抽支煙,說說你姓什么,叫什么,是哪里人?”小平頭默默地看著三嘎子,看看香煙,搖了搖頭。
  “嘿,這小子倒真憋得!”忽然,他臉一變,對大毛說:“給我打,打斷他的賊骨頭!我不信他不開口!”說著,他脫下塑料涼鞋,沒頭沒腦地把小平頭一頓揍。小平頭兩手抱住頭,忍著三嘎子抽打,還是一聲不吭。
  “咦,還是不開口,我自有法子治你!”三嘎子說著出門去了,回來時手里多了一把毛刷和一條扁擔,嘴里喝道,“說,你是哪里人,現在說還來得及!”小平頭只是抱住了頭,抿著嘴唇什么也不說。
  三嘎子火了,喝令大毛幾個幫忙,把小平頭捆住了雙手。小平頭無助地掙扎著,卻還是不吱聲。
  “媽的,你倒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三嘎子咬咬牙,親自動手,把小平頭吊在了房梁上。望著兩腳離地的小平頭,三嘎子一臉壞笑地說:“只要你討個饒,我就放你!”
  小平頭還是不吱聲。三嘎子一跺腳,把小平頭的一只鞋扒了下來,拿過毛刷使勁刷他的光腳板,小平頭“啊”地叫了一聲,本能地縮起腳,三嘎子左手抱住他的腳,一個勁地刷,小平頭先是癢得難受,慢慢地咬緊牙關,憋出滿頭大汗,卻不再做聲。
  三嘎子見刷腳底板依舊無效,索性抽出扁擔,“啪”的一聲橫掃過去,揍在小平頭的腳上,小平頭疼得抽搐了一下,低沉地呻吟了一聲。大毛忙伸手攔住了,說:“象征性打一下就可以了,千萬不要打出人命來!”三嘎子把大毛往旁邊猛地一推,嚷道:“讓開!”然后一下,又是一下,發瘋似的揮舞著扁擔,把小平頭揍得像陀螺一樣轉。
  忽然,大毛驚叫起來:“三嘎子,快住手,你看你看!”三嘎子停下扁擔,看見小平頭的腦袋低垂著,一綹鮮血從鼻子里淌了直來,在地上積了一大堆。
  “壞事了,”大毛膽怯地說,“快把他放下來!”接著,大毛“咚咚”跑了出去找來村主任,把小平頭交給了村主任,村主任打通了派出所的電話,把小平頭送進了派出所。
  小平頭一走,三嘎子罵罵咧咧地要回家去,可大毛輸了錢,怎么也不放他走,三嘎子只好坐在麻將臺前,才搓了半圈,屋外哐當哐當地來了一輛面包車,三嘎子推門出去一看,車上先走下了村主任,后面一個是派出所的王指導員。
  村主任的臉上笑成了一朵大菊花,說:“哎呀,三嘎子,這下你可立下大功啦!”一邊說,一邊拿出香煙亂發,“你猜那小賊為什么不肯開口,他是公安局通緝多時的臥龍山大盜哩!快,所長讓你去,還有你,大毛,嘿嘿,這下,你們可要得一筆獎金啦!”
  三嘎子還有些遲疑,王指導員走過來,哈哈笑著說:“應該去,應該去,我特地來請的。”說著,把三嘎子、大毛等人一起讓上了車,車子里已有了幾個人,大家說說笑開車前往派出所。
  車子很快進了派出所,不知為什么,三嘎子在下車的時候跌了一跤,村主任和王指導員一前一后扶著他走進了審訊室。
  突然,三嘎子吃了一驚,只見小平頭頭上裹著紗布,端端正正地坐在審訊桌上,居然還穿著一身挺括的警服!說時遲,那時快,三嘎子還沒來得及轉身,一旁早已有幾個民警死死地扭住了他,給他戴上了腳鐐手銬。
  這時,一直沒有開口的小平頭說話了,他一開口,三嘎子立即膽戰心驚:這是濃重的江南口音,那個自己在那里生活過三年的地方語言。他明白,自己犯下的罪東窗事發了!
  小平頭點著三嘎子的大名,正氣凜然地說:“毛三嘎,你不是要我開口嗎?現在我可以開口了。你殺了人搶了錢,才逃回來,我們就破了案,領導安排我來伏擊,如果我一開口,你就會從我的方言口音上猜測到什么……”
  小平頭還在說什么,可三嘎子已經聽不進去了,他只是喃喃地說:“我有預感,我有預感,如果你早點開口,我還可以逃……”

相關熱詞搜索:故事會

上一篇:《故事會》誰叫你提錢
下一篇:《故事會》什么是喜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