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故事會》文化站來了客人
2018-04-08 14:08:30   來源:語文學習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  

  作者:謝元清
 
  位于國道旁的西平鄉文化站方站長,最近老是發牢騷,說自己單位沒有客人來,一年到頭冷冷清清,嘴巴都淡出鳥來。
  這一天,方站長剛上班,頂頭上司林鄉長就風風火火地推門進來說:“老方,剛接到省文體廳的一個電話,說他們有一位姓劉的處長出差路過咱們鄉,聽說咱們鄉《文化志》修得好,要來和咱們交流交流!”
  一聽說省里要來客人,全站人高興得跳了起來,方站長一把拉住林鄉長的手,說:“鄉長,省里來客人可是尼姑做滿月——難得!今天你可要親自作陪嘍!”林鄉長擺了擺手,說:“我有急事要下鄉,你們先接待一下,午飯就安排在喜來樓——標準高一些,我已與辦公室主任交待好了。時間早的話我會趕回來。”林鄉長說完,夾著公文包走了。文化站來客人,可謂是久旱逢甘露,方站長領受了任務就如接到戰爭動員令,立即把全站人員集中起來,擦桌子的擦桌子,拖地板的拖地板,燒開水的燒開水,辦公室一下熱鬧了起來。
  一切準備停當,客人果然來了——是一位西裝革履、提著大公文包的帥小伙。方站長親切地叫一聲“劉處長”,把客人迎進辦公室,手下一幫人擁上前來,又是遞茶,又是敬煙,熱情得不得了。
  一陣寒暄后,小伙子掏出名片和介紹信,說:“方站長,我這次來有兩個任務:一個是,聽說你們《文化志》修得不錯,想來和你們切磋切磋、交流交流,總結一些經驗,向全省推廣;再一個嘛,就是省廳最近編印了一套書,想請基層站幫助征訂,請你們多多支持!”
  方站長一聽心里打了個疙瘩:一年到頭沒人來,今天一來卻是個推銷書的!可眼前來人是省主管廳的,他哪里敢說“不”字,只好恭恭敬敬地接過名片,滿臉堆笑地問:“請問多少錢一套?”
  “不貴,不貴。”小伙子擺擺手說,“一套書共11本,只收480元。”隨即又壓低聲音說,“其中180元為發行費,也就是給你們個人的辛苦費。”
  方站長一聽,倒吸了一口冷氣,囁嚅著說:“我們的經費……嘿嘿……有些緊張……”
  哪知,小伙子就像沒聽見方站長說話似的,從公文包內取出一大疊訂書協議,遞了過來,說:“其他鄉鎮對我們支持可大了,你看,有的鄉鎮一口氣訂了二十幾套呢!聽說你們是市里的先進,總不能太落后吧!”
  “那是,那是。”方站長見小伙子咄咄逼人,好不氣惱,但面對省上的領導,他又不敢得罪,只好唯唯諾諾地附和著,心里急得如十五只吊桶打水——七上八下。
  小伙子見方站長猶猶豫豫的不答應,又拿出一摞印制精美的廣告冊,說:“這套書很好看的,許多內容都是剛解密的歷史檔案,我保證貨有所值,你們訂了不后悔!再說我們還給你們發行費,并不吃虧嘛!”
  “嗯,嗯。”方站長想著心思,忙接過廣告冊,漫無目的地翻了起來。
  哪知,他不翻不要緊,一翻嚇一跳:廣告冊上有一幅“義和團戰士”的插圖,文字說明卻是“舊社會的兵匪”!他對這幅圖印象特別深刻,因為他昨天給兒子輔導歷史,正好在兒子歷史書上看到過這幅圖,而且現在這本歷史書就在他的抽屜里。方站長腦袋里的那根弦一下繃了起來:正規出版社怎么會有如此大的紕漏呢?來人是不是騙子?
  他這么一想,再也坐不住了,假裝要上衛生間,來到外邊,掏出手機,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掛去……
  掛完電話,方站長松了一口氣,可撓撓頭皮,心里又有了煩惱:這事報不報案呢?不報案嘛,是失職;報了案嘛,上頭來人七查八查的,貼工貼力不說,免不了還要貼一些費用。他猶豫片刻,有了主意:管他是真是假,稀里糊涂把他攆走最省事。于是,回到辦公室,把廣告冊往小伙子面前一甩,說:“劉處,還是收起你這些粗制濫造的破玩藝吧!”
  小伙子一聽,跳了起來:“你這同志怎么這樣說話?”
  大家被方站長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驚得目瞪口呆,都以為他神經出什么毛病了。
  方站長也不多說話,從抽屜拿出兒子的歷史課本,翻出那幅圖,往小伙子面前一拍,說:“你自己看看吧,哼!有些話就不要我捅破了,我們可是管這個的!”
  小伙子果然是個騙子,他一聽這話已暗暗吃了一驚,再一看兩幅圖,就像吃了悶心拳樣不吱聲了,心想:今天是小鬼撞見閻王了,這兒絕非久留之地。趕忙收拾起材料,說:“這是排版上的一個小失誤,原書是絕對不會有差錯的。既然你們不支持,那就算了。我時間很緊,還要到別的鄉鎮去,就此告辭了!”說著退出辦公室,腳底抹油——溜了。方站長追出門外,看著小伙子狼狽逃竄的背影,如打了勝仗般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  方站長打發走小伙子,長長舒了一口氣,回到辦公室,卻發現了一個問題:大家嘀嘀咕咕地議論著什么,一見他進門又忽然煞住——不說話了,一個個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好像相互不認識似的,剛才熱鬧的場面一下變得安靜了。方站長感到奇怪,瞪著眼睛問道:“都怎么了?那人可是個騙子呀!噢,你們是怪我為什么不處罰他?我們基層站哪有執法權!還是把他攆走省事嘛。”方站長見大家還是不說話,也沒轍了,無奈地搖搖頭坐了下來。他點燃一支煙,吸了兩口,一看手表,忽然像發現了什么似的,從座位上彈了起來,把手一揮,對大家說:“都跟我來!”
  大家不知方站長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只好一窩蜂跟著走。
  三步兩步來到大街,方站長打老遠看見了小伙子,追上前就喊:“喂,你給我站!”
  小伙子回過頭看見方站長帶一大幫人向他追來,嚇得兩腿打顫,問道:“你、你們要干什么?”
  方站長“嘿嘿”一笑,說:“不干什么,請跟我們走一趟!”
  小伙子腦子“嗡”的一聲——完了,可現在是老鼠鉆牛角,已無路可逃了,只好老老實實跟著走。
  方站長在前,一幫人把小伙子夾在當中,沿著大街走著。不一會兒,來到鬧市區,方站長在當街一幢漂亮的樓房前停了下來,把腰一躬,手勢一打,恭恭敬敬地說:“劉處長,里邊請!”
  小伙子抬頭一看,是一家裝修氣派的餐館,不禁大吃一驚,心里如一架電腦立即運轉起來:是自己還沒露餡呢,還是另有名堂?他們不是經費緊張嗎,怎么又有錢請客呢……
  正當小伙子云里霧里,驚得不知所措之際,從餐館里迎出一個人來,樂呵呵地說:“這位就是省里來的劉處吧,久仰,久仰!我是政府辦主任,已在此恭候多時。劉處,里邊請!鄉長一會兒就回來!”
  小伙子一聽這話明白了,原來這頓飯是吃政府的呀。他看了看背后那群人,心里說你們也和我一樣姓“騙”呀,這么說這一頓是不吃白不吃了。小伙子想到這里,長長吐了一口氣,心里頓時輕松了,于是,一抹頭發,挺起胸脯,拿出領導的風度,說了聲“大家請!”徑直往里走。
  這時,方站長扭過頭來,把手一揮,對大伙說:“現在其他話都別提,咱們一起陪省里來的劉處長吃飯!”大家一聽這話,“轟”的爆開了鍋,一個個爭先恐后相擁上前,劉處長劉處短地叫著,簇擁著客人往餐館開去。
  這一頓飯直折騰到太陽西斜,喝得一個個舌頭麻木、分不清東南西北方才收場。
  半個月后,人們在鄉財務眾多的接待單中,看到一張“來客單位”欄寫著“省文化廳劉處長”字樣……

相關熱詞搜索:故事會

上一篇:《故事會》我以前跟你一樣
下一篇:《故事會》圍城里的鴕鳥